舞。

故乡四月是花开幽香的季节,斛叶垂挂墨色枝旁,悠悠晃晃.
烟雨朦朦,湿气萦绕,古瓦覆盖中绵缠水气的困倦,倦的古街无人游荡.
白雾胧胧,细雨绵绵,有人踏脚持伞,行在雨幕之间.
小桥流水人家。
屋檐边角上滴水坠落而下,有人撑起了油纸伞,雪白的伞抵烩染血梅,润湿其间。顶着稀雨,步伐浅而虚无。
一抹红,别样艳,墨发垂嗒,风挑起青丝,展昭抬手别入耳间。
是下雨的天,是情易感的天。在沉寂清幽的江南.唯有寂,只剩静。
展昭已有些不记得回家的小路,他漫无目的的走着,瞧着那路边座座酒家,门门店铺。清晨有人蹲坐门槛,垂头间间断断敲打檀中草药,引的雨中传带一缕药香。
是桥,是路,是水,是岸。
展昭驻足于石桥之上,斜着身子眺眼远望,那里模糊一片,天溶水,水染天,青山排列中不见轮廓的痕迹。有人扯了嘴间。
展昭垂眸,抿唇。前些天包大人将他叫去了书房。喻有一事相商。只可惜他人出了书房,心却永远留在了里面。
襄阳王失利,朝廷爆发了政变.少年皇帝最终坐稳了皇座,天下太平。
展昭想,或许他不该朝包大人请这两月的假期,有人即以走。他本不该惦念。
天街小雨润如酥,
草色遥看近却无。
最是一年春好处,
绝胜烟柳满皇都。
天阴暗着,以往白玉堂惦记着展昭,展昭现在也这样想着白玉堂,那张狂嚣张的锦毛鼠。
山色无中有,人影有中无。展昭轻挑起血斑的油纸伞,过了半晌抬眼瞧着对着自己笑的邪媚的白玉堂,敛起眉,足间轻点,红袍微拂,伞尖悠然旋转,只留残影立于桥中,人以至江面之上。
燕子掠水,幽而无声,展昭持着伞.舞起了剑。
水波荡荡,江中浮萍散了又去,空中稠舞稀了又聚,红影气势如月,如虹,身影滑过之处刻下一带带铭印,伞间挥洒处卷下滚滚浪花,一伐一走顺畅如高山流水,一招一式凛冽如落影残霞,出手惊涛如雷鼓,剑气舞动雄厚如盘龙,伞一合一张,收敛中不断旋转,滴水飞舞,优雅轻然,却不见一丝沁染红袍。
展昭越舞越沉,越比越入。仿佛面前真的有那雪白的白玉堂,有那千念万思中挑拨的身影,轻嗤地对他说“嘿,猫儿,五爷在这儿呢。”
不知过了多久。一突然间,却水上再无声息,只余水泼斑斓,片刻不能沉寂。
忽地,伞尖轻抵桥上石椎,展昭借力自空中翻转一身。落地,无息。
南侠燕子飞,纯火炉青,行进间无人能察觉,即使是敏锐如锦毛鼠,也时常被暗算。
展昭立于桥中,身边凛冽早已敛去,血衣分外刺眼。
展昭知道,他该走了,是该走了。离开这江南,离开那梅花遍地的馅空岛,离开那沉重的回忆,去寻找那个曾经深爱过的人。
雨。舟。人。梅。
有伞自空中旋转而下,无声无息,无影无踪,点缀那桥底江面。无法言语。
“白兄”
展昭沐着雨,笑的决然.
“黄泉路上别寂寞。等我一下。展昭会来陪你的”


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相关日志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444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内 容:
验证码: 验证码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开启 | [img]标签 关闭